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嘉德動態
> 精品鑒賞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2019-11-07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

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

時間

11月18日(周二)19:30

地點

嘉德藝術中心B1層A廳

(北京市東城區王府井大街1號)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李可染 (1907-1989)

井岡山

設色紙本 鏡心

1976年作

177×127.5 cm

井岡山。革命搖籃,一九七六年八月,可染于北京。

出版:

1.《井岡山》宣傳畫。

2.《井岡山》,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 年版。

3.《井岡山》,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1978 年年歷。

4.《新華月報》6月號(第404 期),封三,人民出版社,1978 年版。

5.《廿世紀99 名家中國畫精品集》,第58 頁,嶺南出版社,1999 年版。

6.《井岡山》,中國鐵通17791IP 電話卡,2002 年版。

7.《嘉德十年精品錄·中國近現代書畫、油畫、雕塑》,第182-183 頁,文物出版社, 2003 年版。

8.《長征》,第41 頁,李可染藝術基金會,2010 年版。

9.《井岡山》,第29 頁,文化藝術出版社,2011 年版。

說明:本幅畫背面有鄒佩珠于1999年4月11日的親筆鉛筆簽名。

來源:中國嘉德1997年秋季拍賣會,第841號拍品。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井岡山》海報,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井岡山》發表于1978年年歷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井岡山》發表于1978年《新華月報》6月號,封底內頁

 

大山堂堂 龍脈氣象

李可染自存最大尺幅《井岡山》

文/沈瑋

  李可染晚年老是做一個夢,夢見自己在爬山,很辛苦,還老是跌倒,但是他不停地往上爬……

  這幾乎是李可染一生的內心投射,他一直在攀登,攀登他心中的大山,攀登自北宋以來中國畫的大山。亙古永恒的山川浮云反復縈繞在他暮年的夢中,成為他與古人握手較量的通途、積稿盈筐后的厚積薄發、采一煉十后的精神升華。

  “井岡山”就是李可染一生“為祖國山河立傳”,一生攀登中國畫這座大山的雄心體現。作為李可染自存最大尺幅的《井岡山》,緣起于1976年應外交部邀請為大使館特別繪制,當時反復經營繪成兩幅,其一交由外交部贈予日本“唐人館”,另一幅李可染珍視異常,自珍多年后直至1997年為籌備李可染藝術基金會,鄒佩珠交由中國嘉德釋出市場。此煌煌巨制,氣勢恢宏,以“龍脈”貫穿山勢起伏、畫面開合,將雄奇造化攝于磊落胸懷之中,成為李可染晚年山水嶄新的豐碑。此番22年后再度回“嘉“,料將為中國畫拍賣樹立新的里程碑。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李可染《井岡山》(唐人館)

1976 年作

181×129 cm

中國嘉德2015年春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 126,500,000

 

  ◆非常歷史時期—攀登的雄心

  井岡山郁郁蔥蔥、逶迤不斷的群山,是革命事業的肇基之地,點燃了新中國的星星之火,也成為20世紀50年代以來“革命圣地”山水的重要創作題材和經典圖景,“井岡山”是中國新山水創作一座繞不過去的大山。

  李可染在動蕩時期不斷受到沖擊,被剝奪了畫筆,關進“牛棚”,1968年獲得“解放”后不久,1970年又被下放湖北“五七干校”。直到1971年,李可染的藝術生涯才迎來轉折點。在美國總統訪華前半年,在周總理的關懷下,李可染調回北京,指派專為“外事作畫”,為民族飯店、外交部等創作,畫了國禮《樹杪百重泉》。

  在當時大環境下,他的創作題材被嚴格限制,要求創作“革命畫”。他的老友谷牧和陳英鼓勵他畫些“青山綠水”,畫井岡山,畫扛槍的紅軍和紅旗,從而最大限度避免政治因素對于繪畫的干擾。他從善如流,重拾畫筆,連續揣摩和創作“革命圣地井岡山”,他的藝術熱情,滿腔心血都傾注在這一題材的創作上。

  1976年,外交部發出號召,希望世界各地的中國大使館都掛上中國畫,來彰顯偉大的中華藝術。為此特別邀請李可染到東郊民巷的六國飯店作畫。李可染傾盡心血繪制了兩張《井岡山》,這兩張巔峰之作,可視為“李家山水”的巨幅經典。其中之一被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與東京華僑總會請到日本“唐人館”。近四十年后,唐人館《井岡山》(181×129cm)在中國嘉德2015春拍亮相引起轟動,激烈競價后創下1.265億元紀錄。而創作于同期,落款“八月”的另一幅《井岡山》,構圖與尺寸相當,同樣具有“國禮”規格,則由藝術家私藏自珍多年,直至1997年中國嘉德秋拍“1949-1979新中國美術作品”專場,由家屬釋出,為籌辦李可染藝術基金會進行拍賣。2004年,這一巨制在北京拍賣會上再次亮相,以1100萬元成交舉世矚目。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毛主席紀念堂 李可染1977年作《革命搖籃井岡山》

 

  六十年代取材于主席詩意的《萬山紅遍》、七十年代中期為民族飯店畫的《漓江》都被列為“黑畫”,只有繪畫革命搖籃的“井岡山”從未獲罪,在洶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之中,在無限的束縛和困難之中保存為一座圣殿,邁向火紅年代的時代高峰。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李可染《萬山紅遍》

1964年作

75.5x45.5 cm

中國嘉德2015秋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 184,000,000

 

  ◆龍脈的生成—與范寬握手

  對李可染來說中,井岡山是他攀登和實現心目中的一座大山。超越時代和政治,由美術史一脈相承而來。如果說《萬山紅遍》是李可染在山水想象力上的探索,《井岡山》就是他在身經百戰、看破古今后的又一次飛躍。

  自1962年創作的《萬山紅遍》起,吳冠中評價道:李可染著重反芻了,他更偏重綜合、概況了,他回頭來與荊、關、董、巨及范寬們握手較量了!他追求層巒疊嶂雄偉氣勢,他追究求重量,開始塑造,開始建筑。”“更偏重綜合、概括”,一個明顯的變化是超越對景寫生、對景創作,由“寫境”進入“以心造境”。比實景描寫意境更高,更富于感染力。

  古人山水畫講求“龍脈”,北宋郭熙的《林泉高致》中有山水之體,林泉之心,王原祁則直接提出“龍脈”說,強調畫中氣勢,包含畫面的開合、節奏的起伏和氣勢。“龍脈”是畫家精神氣質的流淌,體現天人合一的境界。從自然山水到畫中風水,山的方位、朝向、氣勢在山水畫中都得以呈現,是中國山水畫藝術獨特的生命特征,也是李可染在新山水中的領悟與堅持。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王原祁《神完氣足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

 

  李可染向來注重傳統經典的延續和發展,“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積極思考傳統水墨的未來。他對于董源、米芾、范寬、八大、石濤、龔賢做過相當精深的研究,創作與古法相契合,基礎雄厚。他參照董源《洞天山堂》,將整體山勢采取仰視構圖,極力壓縮天與地的空間,以突出主體山勢;取范寬《溪山行旅圖》豐富的層次,凝重深厚的墨色,山光嵐氣,云蒸霞蔚。人在畫面一角仰望高山,在雄偉壯闊的大自然面前,人類顯得如此渺小。又以龔賢積墨法作反復皴擦積染,墨色極為濃重,但仍有深淺、濃淡、明暗等細微變化,在陽面或輪廓邊緣處留出些許高光和堅實的輪廓。李可染對北宋山水有四字評語“驚心動魄”。井岡山將這種驚心動魄與頂天立地夸張到極致。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董源《洞天山堂》

臺北故宮博物院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范寬《溪山行旅圖》

臺北故宮博物院

 

  ◆圣地山水的典范

  李可染曾治印“為祖國河山立傳”,提出筆墨當隨當代的號召。大約從1960年開始,他的山水寫生創作告一段落,全力投入新的山水圖式的建構。從七十年代初開始,李可染關于井岡山題材的探索從未停止。作為畫家藝術創作的重要情結,七十年代中期李可染大概創作有大大小小十幾幅“井岡山”,可見李可染對這一題材的反復斟酌與磨礪。在失去創作自由的特殊時期,他借助風景圖片和風景畫冊孜孜不倦地進行“山的研究”,創作了大量“山的研究”畫稿。他以澎湃的激情繼續著“李家山水”的光輝圖景:上下左右四邊皆滿的滿幅式構圖,弱化深度,強化山林造型的建筑感、浮雕感、平面感、垂直感,以擴展視覺上下方向的張力,形成“門板”式的“山從迎面起”的突兀感,矗立感,營造紀念碑式的崇高氣氛。這樣的畫面僅為李可染山水中所僅見,具體到井岡山這一題材,故居、舊址,歷史陳跡,五百里井岡山吞吐在胸中,十余年被禁錮的激情噴涌而出,可謂是“江山平地而起,如同交響樂一般。”憑借著為祖國山河立傳的雄心,萬里寫生的勤耕不綴和千年書畫傳統的深厚積淀,李可染得以創作這幅傳世經典巨制,樹立起新中國山水畫、革命圣地山水畫的豐碑。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1976 年繪制多幅《山的研究》底稿

 

  本幅《井岡山》豎幅構圖,橫空出世,雄視千古。將傳統山水畫只是做遠景的素材用“長焦”法拉向眉睫之前,“遠到氣勢逼人”。近景處作筆直云松,松下畫三組軍民,三面紅旗,兒童正在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和大自的熏陶。仰望之處,瀑布飛流、蒼翠疊嶂的井岡群峰,溝壑紋理排列肅整;又于中景處留白以示氤氳云氣,蒼蒼茫茫,并向右生發出遠山。與畫家稍早的數幅《井岡山》相較,本幅最大的特點是在中景處明顯弱化了主峰與群峰的主次關系,群峰眾星拱衛主峰的態勢被以層疊堆壘的諸峰按遠近關系依次層疊排布的方式取代。山勢壁立千刃,如游龍升騰而起,云海蒸騰使山勢更欲飛動。近景雖于畫面所占比例較小,卻明顯經過了悉心的拾掇,不僅注意以濃淡筆墨區分松樹的前后關系,甚至松間點景的三組人物也十分精心的對其動態和空間排布作了處理。這樣的處理保持了畫面的厚重感和體積感,顯得嚴整雄渾,靜穆深邃。李可染晚年精品使用乾隆御墨,層層積墨,滿紙煙云,景物的層次性和空間節奏得到了加強,使整幅畫面顯得渾莽、厚重、分量感十足。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草圖

 

  ◆“李家山水”崇高的紀念碑

  井岡山是李可染生命最后一次登高壯觀天地間,1977年毛主席紀念堂落成之前,李可染受命畫紀念堂陳列畫“井岡山”。為此,他主動要求于當年5月21日至6月5日到南昌、井岡山、廬山深入生活進行寫生,收集創作素材,夫人鄒佩珠、學生李行簡一路陪同。其時李可染已是七十高齡,并患有嚴重的疊趾。為了不影響登山寫生,他毅然截去疊趾,去完成他心目中的圣地寫生。黃洋界紀念碑上更高的山頭,可以環顧四面八方,但要一步步往上爬。無路也要上,李可染全然忘記年邁和截趾之痛,由一眾親友連頂帶推爬上山頂。歸來以后,他創作的《革命搖籃井岡山》高懸于毛主席紀念堂大廳,成為不朽巨制,也成為李可染個人創作的里程碑。直到20世紀80年代,他還畫過同類題材,1984年在北戴河他依然創作著《井岡山主峰圖》,在美術史上留下深刻的印跡。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1977年李可染于井岡山寫生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1977 年與古元、李行簡在江西八大山人故居

 

  從造境到親臨,李可染最終還是去到了井岡山,攀登和實現他心目中的“圣地”。回首看他創作的1976年,動蕩即將過去,一切露出希望的曙光,他思想深處的感情波瀾,正是晚年一直強調的“東方暨白”,是民族和藝術復興的希望。此后,自1978年起,李可染當選為政協委員、文聯委員、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出任中國畫研究院首任院長。“題材”沒有限制李可染山水畫藝術語言的發展空間,李可染通過“井岡山”,“神思遐接”,突破自我,拓展出晚年新的筆墨意義與精神境界。“大山堂堂為眾山之王”,“其象若大君赫然當陽”,李可染筆下的井岡山,正是這種“眾山之主”的堂堂大山,氣象雄渾,崇高壯美,他晚年的一系列經典作品,1978年所作《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圖》(中國嘉德2018春,成交價1.265億),1982年《樹杪百重泉》都沿用了這一“李家山水”的構圖風格,蒼秀沉郁,茂密滋潤,山河之壯麗,山嶺之崇高,“形”與“色”,夢境中的意象與現實世界重疊交織,升華出藝術家深層的情感和精神內涵。

 

中國嘉德2019秋拍 |  登攀:鄒佩珠、李小可、王魯湘、吳洪亮傾情解讀《井岡山》

李可染《千巖競秀萬壑爭流》

1978 年作

180×97 cm

中國嘉德2018春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 126,500,500

 

  自1977年始,本作登上宣傳畫與年歷,并入選為1978年《新華月報》6月號之封底,于內參、于全國范圍內廣為刊布,不曾缺席各類新中國山水畫集,在其創作生涯中的重要性無庸置疑。此番李可染早年自存的《井岡山》隆重重返嘉德,從“眼中山水”到“胸中山水”,天地一尊,崇高壯美,實為藏界盛事。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

預展

嘉德藝術中心

11/13-11/16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丨珠寶翡翠

11/17-11/19

郵品錢幣丨珠寶翡翠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11/14-11/16

中國書畫丨瓷器及古董珍玩丨佳釀臻茗丨古典家具及工藝品丨古籍善本丨金銀器丨名人手跡

 

拍賣

嘉德藝術中心

11/16-11/20

59博论坛注册送白菜